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終年在雲霧縹緲中的奇萊山,是令登山者又愛又敬畏的聖山,晝夜溫差大、險峻的山勢、布滿黑色岩巖和多層次美麗植物林相的組合,讓奇萊山有著神秘的致命吸引力,『講茶』的每一株茶樹就在這充滿挑戰的土地上孕育茁壯,淬煉出和奇萊山一樣,具有極致吸引力、豐富多元又令人回味無窮的茶香!

險峻奇萊百年茶園  重現千年茶香韻味

品過『講茶』的美麗茶湯、輕聞『講茶』的飽滿茶香,你無法不愛上茶!因為在美麗茶湯中可以喝出辛苦呵護茶園、堅持高品質的用心,更可以在飽滿多樣的茶香中經驗百年製茶傳承、重現千年韻味的豐富情感,在『講茶』喝茶是生活品味、是藝術文化,因為喝到的不只是一口好茶,還感受到『講茶』的湯家人一代又一代對茶園及製茶奉獻出的愛心和堅持,因為當你對茶樹真心照顧,茶樹也會湧泉以報,這些情感讓『講茶』的茶有了生命,溫潤的茶湯、甘醇的茶香滿足感官的渴求,茶湯入喉後產生的回甘和感動則徹底溫暖了心窩,真是一場回味無窮的茶之饗宴!

美麗的意外 註定的偶然

講茶的創辦人湯文一在1983年買下了海拔一千八百多公尺的奇萊山茶園,這是一場美麗的意外,卻也是註定的偶然,當年湯文一買下茶園的理由很簡單,因為自己愛喝茶,卻買不到高品質、能夠滿足自己挑剔品味的高山茶,所以乾脆自己種茶,也因為茶園是種茶給自己喝,因此從種茶、採茶、製茶全都不計成本採取最高標準,為『講茶』打下了良好基礎。

 

事實上,湯文一說,湯家的茶已經有半世紀以上的傳承,湯家世居在南投縣魚池鄉,魚池鄉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讓魚池鄉具備了產製高級紅茶的絕佳條件;日據時代日本人就在魚池鄉種植Assam阿薩姆紅茶,它不僅與錫蘭,大吉嶺紅茶齊名,更是當時進貢日本天皇的御用珍品,湯家的長輩於1950年就在魚池鄉種植約兩甲地面積的阿薩姆紅茶,由於生產穩定、品質優良,一直是外銷的重要產品,不過二次世界大戰後,外銷競爭萎縮,因此湯家也決定停止對紅茶產業的投入,改種其他經濟價值高的農作物。

 

湯家雖然暫時停止了紅茶園的種植,但對茶文化的熱愛早已深深烙印在湯家人的基因中,那份對茶湯和茶香的濃烈情感更在湯家人與生俱來的血液中翻滾,1970~1980年這段時間,台灣工業快速發展,國民所得提高,紅茶外銷市場競爭力降低,政府轉而刺激國內需市場,這時台灣發展出有別於全發酵紅茶的特色茶市場『半發酵烏龍茶』。並於1980年後,半發酵烏龍茶由平地生產轉而由高山開發,由於消費者市場導向,高山烏龍茶(海拔1000公尺上生產的茶稱高山茶)在市場上造成購買風潮,而價格也水漲船高。『講茶』的創辦人湯文一也就是在買不到好喝的高山烏龍茶的嘆息中,決定讓湯家的世代茶園在美麗的奇萊山脈中浴火重生!

當搖滾的靈魂遇上千變萬化的茶仙子

經營茶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年湯文一買下奇萊山的茶園時本來還有其他合夥人,但都因為種植茶樹、產茶製茶的過程實在太過辛苦而退出,只有湯文一繼續堅持守護著茶園,因為當他喝到自己種出的好茶,一切辛苦都有了代價!然而隨著年紀漸長,湯文一也開始擔心孩子們是否能夠繼續呵護這份傳家寶,或許是茶仙子施了魔法,兒子湯家鴻和女兒湯尹珊竟然相繼返家繼承茶園,讓『講茶』有了新面貌!湯文一和牽手陳真真都笑著說:『真的沒想到年輕人願意接下這麼辛苦的茶園工作!』

 

念資訊工程的湯家鴻本來是個搖滾青年,個性自由奔放,但搖滾靈魂遇上千變萬化的茶仙子卻也不得不臣服,工程師出身的湯家鴻,以往在實驗室凡事要求精準、控制變數,然而傳統製茶方式卻因為氣候、水質、烘培時間、溫度的細微差距充滿不確定性,只要一有閃失,茶葉就呈現完全不同的味道,以往老資格的師傅憑著經驗製茶,但卻無法將製程標準化,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態度,一度讓有心學習的湯家鴻充滿挫折,然而卻也是這份充滿變數的挑戰,以他在實驗室不斷實驗的精神找出製茶每一個環節的變數並訂出標準流程,也讓『講茶』的茶葉終年品質穩定,口感不會因為各種變數而不同,許多老顧客來『講茶』買茶時都省掉了『試泡』的過程,因為湯家鴻的努力,讓每一種茶葉產品口感一致,再也沒有每一批茶葉喝起來都不一樣的困擾!『買湯家的茶無論是送人或自用,我最放心,他們的茶每一批喝起來品質都很好,包裝又用心,不像其他的茶我總是會憂慮品質不穩定,對我來說,講茶是最好的選擇!』一位老客戶笑著說。